<mark id="gpmgv"></mark>
    1. <video id="gpmgv"></video>

      <u id="gpmgv"></u>
    2.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甘肅新聞 >> 社會綜合

      西北解放戰爭的重大戰略決戰——蘭州戰役

      22-08-26 09:00 來源:甘肅日報 編輯:沈文剛

        李永強

        1949年8月26日,蘭州戰役勝利,蘭州宣告解放,“8.26”成為紀念蘭州解放的日子。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解放戰爭時期,蘭州戰役是解放大西北中最關鍵、最激烈的一次決戰,第一野戰軍解放蘭州,為解放整個西北鋪平了道路。”

        蘭州戰役的勝利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偉大勝利,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全體指戰員英勇戰斗取得的偉大勝利,是西北地區各族人民緊密團結的人民戰爭的偉大勝利。蘭州戰役所蘊含的偉大精神是留給蘭州的一筆寶貴財富,值得深入研究學習并大力弘揚,為奮進新征程,建功新時代,建設現代化中心城市提供強大精神力量。

        今年,蘭州市退役軍人事務局、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聯合舉辦了“蘭州戰役歷史地位與時代價值”學術研討會,專家學者從戰史研究、歷史經驗、精神傳承、時代價值等多領域、多角度展開討論,較為全面地反映了近十年來蘭州戰役學術研究取得的成果。

        蘭州位于祁連山東端,黃河自西向東穿城而過,蜿蜒百余里。蘭州自古就是一處軍事重鎮,是中原王朝控制河西走廊、統治西北地區的戰略要地。

        時光回溯到1949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解放戰爭進入到最后階段,國民黨反動政權的主力部隊基本被消滅殆盡。處于窮途末路的國民黨反動政權把一線希望寄托在盤踞西北的胡宗南和馬步芳、馬鴻逵身上,寄托在退縮中南的白崇禧集團身上,妄圖憑借他們尚存的幾十萬兵力保住西北、屏障西南,伺機反撲。

        為了消滅西北國民黨反動政權和反動軍閥,早日解放大西北,根據毛澤東主席和中央軍委部署,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于1949年3月起,揭開了解放大西北的歷史帷幕。

        1949年6月中旬至7月初,第一野戰軍與第十八、十九兵團會師關中,于7月10日發起扶眉戰役,歷時四天,殲滅胡宗南部主力4.4萬余人,胡宗南部敗退漢中、秦嶺;馬步芳部撤至靈臺、崇信、隴縣地區,馬鴻逵部退至長武、涇川地區,第一野戰軍完成第一階段“鉗馬打胡”任務。

        扶眉戰役后,胡宗南部主力損失大半,而青海馬步芳、寧夏馬鴻逵兩軍雖然撤退收縮,但實力尚存,并不甘心失敗,遂于7月24日在甘肅靜寧召開軍事會議,制定了“關山會戰復案指導計劃”(即平涼會戰計劃),準備依托六盤山在平涼地區與第一野戰軍決戰。

        7月下旬,第一野戰軍確定實施平涼戰役,決心集中第一、第二、第十九兵團在平涼地區殲滅“二馬”主力。但由于“二馬”均想保存實力,馬鴻逵不想給馬步芳當“馬前卒”打頭陣,將其主力撤回寧夏,平涼會戰計劃“破產”,“二馬”分向蘭州、寧夏退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隨即改變部署,命令各兵團分路追擊,各個殲敵。27日起,第一野戰軍第一、二、十九兵團分途追殲“二馬”,先于固關殲“青馬”騎兵第十四旅一部,又于任山河地區擊潰“寧馬”第八十一、十一軍各一部,殲敵5000余人。至8月3日,先后攻占平涼、慶陽、天水、固原等十多個縣城,分割了“二馬”,并繼續西進。

        面對西北殘局,國民黨政府“行政院長”閻錫山召集馬步芳、馬鴻逵、胡宗南在廣州召開“西北聯防會議”,策劃蘭州決戰計劃,決定由馬步芳部節節抗擊,吸引和消耗第一野戰軍主力于蘭州城下,然后以集結在中寧、中衛地區的馬鴻逵部和集結在秦嶺地區的胡宗南部攻擊第一野戰軍側背,三路夾擊第一野戰軍于蘭州外圍。同時,謀劃新疆警備總司令部陶峙岳部東援。

        蘭州是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所在地,是當時西北政治、軍事中心,是聯結甘、寧、青、新的樞紐。城北有白塔山和滔滔黃河,東、南、西三面環山,城南山勢險要,為全城天然屏障。城南皋蘭山主峰有國民黨軍隊在抗日戰爭時期修筑的永久性國防工事,明碉暗堡,溝壕相通,盤山公路從城內直通主峰。解放戰爭時期,馬步芳又調集上萬名民夫和士兵修建了以馬架山、營盤嶺、沈家嶺三大主要防御陣地為核心的城防工事。工事外圍有一至二道削壁,高約六米至十米。削壁腰部設有暗藏的側射機槍掩體,內側碉堡星羅棋布,構成了密集的火力網。馬步芳部憑借堅固工事,既能發揚火力,又便于組織反撲。蘭州戰役打響前,馬步芳在對其部屬的命令中宣稱:“本署以誘敵于有利地形與之決戰,憑天然屏障筑工嚴密部署,如敵來犯,決舉全力一鼓而殲滅之。”敵蘭州決戰總指揮馬繼援則揚言蘭州是“攻不破的鐵城”。

        馬步芳把蘭州決戰看成是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鍵,周密研究對策,部署兵力,擬定了詳細的作戰計劃。以其戰斗力最強的第八十二軍和第一二九軍兩個主力軍5萬余人據守城區。其中以第八十二軍的3個精銳師分守南山的馬架山、營盤嶺、沈家嶺一線;第一二九軍護衛黃河東西兩端。另以第九十一軍、一二〇軍等3個軍3萬余人為左翼,于蘭州東北的靖遠、景泰及打拉池地區布防,相機側擊第一野戰軍;以新組成的騎兵軍約2萬人,控制臨洮、洮沙地區,保障右翼安全。馬步芳企圖依托蘭州的強固工事正面抗擊,由“寧馬”和胡宗南軍兩翼包圍,殲滅第一野戰軍于蘭州城下。

        在蘭州同馬步芳部決戰,將是一場艱苦的攻堅戰,但在蘭州殲滅馬步芳部對西北解放戰爭整個戰局有利。如果讓馬步芳逃回青海,將增加第一野戰軍進軍作戰的困難,勢必延長解放大西北的時間。彭德懷對部隊說:“我們不怕他守,而是擔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們把他消滅的時候了。”

        對第一野戰軍與馬步芳部在蘭州決戰問題,黨中央進行了認真慎重的研究部署。毛澤東主席在7月6日《解決西北敵軍的方針》中就明確指出:對“二馬”,應區別對待,首先打擊馬步芳;“青馬”在政治上占統治地位,在軍事上也比“寧馬”強大,殲滅了“青馬”,即可基本解決西北問題。

        根據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指示,彭德懷制定了蘭州戰役作戰方針,8月4日向各兵團發出了進軍蘭州的預備命令:擬以一部鉗制“寧馬”軍,集中絕對優勢兵力,首先殲滅馬步芳部,并準備相機殲擊向蘭州來援之敵。具體部署是:

        以王震第一兵團第一、二軍附第十八兵團六十二軍為左兵團,取武山、隴西、渭源、臨洮,成功后渡洮河經臨夏直取西寧、河口,截斷“青馬”退路。第一兵團七軍主力控制天水,與第十八兵團打通天(水)寶(雞)鐵路,一部控制隴西,保護左兵團后方交通運輸。

        以許光達、王世泰第二兵團為中路,由蓮花鎮經通渭、馬營、通安驛、內官營鎮、新營鎮、馬蓮灘、洮沙縣,向蘭州城南、城西攻擊前進。如該敵先退西寧或北竄,該兵團即西進,協同第一兵團進攻西寧或尾敵北追。

        以楊得志、李志民第十九兵團為右路,其第六十五軍由隆德經靜寧沿西蘭公路,第六十三軍由固原經興隆鎮、會寧、定西,向蘭州城東攻擊前進。第六十四軍控制固原地區,對“寧馬”組織積極防御。

        以周士第第十八兵團(欠第六十二軍)附第一兵團七軍在寶雞、天水地區鉗制胡宗南部。

        8月6日,中央軍委復電彭德懷、張宗遜:“預備命令一般甚好,惟請注意左兵團取之路線似過于迂回,且經臨洮、臨夏渡黃河直取西寧,系深入馬家老巢。”要求王震兵團“深入馬家老巢尋其主力作戰,必須謹慎行事,大意不得”。

        8月10日前后,第一野戰軍各兵團分左中右三路向西進軍。第二兵團和第十九兵團于19日前順利進抵蘭州城郊,從東、西、南三面包圍了蘭州,一場戰略決戰即將在蘭州打響。

        由于第一野戰軍只完成了對蘭州的三面包圍,北面黃河鐵橋仍然控制在馬步芳部的手中,不能排除“青馬”在大軍壓境的情況下突然逃跑的可能性。第一野戰軍怕失去戰機,在部隊抵達蘭州外圍后,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第一野戰軍司令部于21日下令向古城嶺、營盤嶺、狗娃山等幾個外圍陣地發起試攻。因對地形偵查不細,沒有查明敵軍的火力兵力部署,對敵軍的堅固工事和敵軍的頑強性估計不足,加之步炮協同不夠,攻擊部隊激戰一天,雖付出不小的代價,但未奪得敵軍一個陣地。

        試攻受挫后,彭德懷果斷下令全線停止攻擊,并要求各兵團總結經驗教訓,仔細偵察敵情,查看地形,開展軍事民主,討論攻擊戰術。

        8月22日,王震率領的第一兵團攻克臨夏。根據彭德懷的指示,第一兵團暫時停止前進,以部分兵力進占永靖,控制黃河,斬斷蘭州和西寧之間聯系,準備隨時堵截西逃的敵軍。

        馬步芳深感后方空虛,老巢危機,緊急抽調騎兵第八、第十四旅回防西寧,同時派親信赴寧夏求援。但馬鴻逵為保存實力,遲遲按兵不動。馬步芳又于24日急電國民黨政府:請火速分催陜署、寧夏友軍行動。同時,于當天飛回西寧。行前叮囑其子馬繼援,如馬鴻逵、胡宗南及空軍再不來援,則迅行撤守青海。

        第一野戰軍在認真總結試攻經驗教訓、重新調整攻擊部署的基礎上,8月24日,第一野戰軍司令部發出《關于攻擊蘭州經驗通報》,要求各部隊攻擊時抓緊敵軍主動出擊脫離陣地的良機,大量消耗敵軍有生力量;集中使用炮兵火力,加強步炮協同;研究敵軍工事特點,采取連續爆破或強行坑道爆破,配合梯子、梯橋通過敵軍外壕絕壁。

        蘭州戰役的組織實施,得到了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的高度重視。彭德懷指揮第一野戰軍與馬步芳決戰蘭州的部署、決策,幾乎每天都呈報毛澤東主席和中央軍委。毛澤東主席和中央軍委多次電示彭德懷,對蘭州戰役的組織實施進行具體部署。

        8月23日,毛澤東主席電示彭德懷:“馬步芳既決心守蘭州,有利于我軍殲滅該敵。為殲滅該敵起見,似須集中3個兵團全力于攻蘭戰役。王震兵團從上游渡河后,似宜迂回于蘭州后方,即切斷蘭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道路,務不使馬步芳退至新疆為害無窮……并須準備一次打不開而用二次三次攻擊去殲滅馬敵和攻占蘭州。”

        彭德懷根據毛澤東主席的指示,調整了戰役部署,于24日電告毛澤東主席,決以3個兵團打蘭州,王震兵團從蘭州上游迂回蘭北,決定在25日晨開始攻擊。

        1949年8月25日6時,三顆紅色信號彈騰空而起,劃破拂曉前的寧靜,第一野戰軍攻擊部隊向蘭州馬家軍外圍陣地發起總攻。蘭州城東、南、西三面幾十里長的地段上,數百門火炮猛烈地向敵陣地轟擊。半小時后,步兵發起沖擊,用爆破手段掃除峭壁障礙,用集束手榴彈炸毀碉堡、清除鐵絲網。在解放軍指戰員的勇猛攻擊面前,敵一道道防線被摧毀,前所未有的一場激戰在蘭州城郊展開。

        戰斗中,敵軍指揮官用機槍和大刀督戰,連續發動反沖擊。我軍進攻部隊在攻占每一條壕溝、攀登每一道峭壁、奪取每一個陣地時,都經過艱苦的戰斗和反復爭奪,多次同敵人展開肉搏。經過一場激烈的戰斗,敵軍堅固工事一個個被突破。17時,六十三軍攻占敵東南主陣地竇家山;六十五軍攻占敵古城嶺、馬架山陣地;六軍攻克了南山最高峰營盤嶺的敵主陣地三營子。18時許,敵沈家嶺陣地被四軍攻克。22時,敵狗娃山陣地被三軍、四軍攻占。

        “青馬”南山陣地全部失守,守軍傷亡慘重,無預備隊可用,馬鴻逵和胡宗南的援兵無望。25日下午,馬繼援下令守軍在夜幕降臨后撤退,通過黃河鐵橋退至北岸。

        “青馬”殘部開始緊縮兵力,部署新的防御。在部分敵軍退入蘭州市區、馬步芳部呈潰逃之勢時,第一野戰軍攻擊部隊乘勝追擊,戰斗從南山陣地向城區延伸。午夜,三軍配合四軍占領狗娃山后,便分別向七里河、小西湖、西關一帶進擊。26日1時30分左右,三軍七師十九團三營搶占鐵橋,堵死敵軍唯一退路;七師主力沿中華路(今張掖路)、中正路(今酒泉路)、民國路(今武都路)、五泉山等處,與敵軍展開激烈巷戰。26日4時左右,七師攻占國民黨甘肅省政府所在地中山堂,5時攻占東教場。

        彭德懷命令部隊向城內守軍展開全面攻擊。第四軍、第六軍從沈家嶺、營盤嶺壓下來,從西、南兩個方向先后攻入城內。第六十五軍、第六十三軍沿黃河南岸、西南公路攻擊,分別攻占東崗鎮、拱星墩飛機場,從東稍門攻入城內。

        26日晨,攻入城內的第一野戰軍各軍取得聯系,繼續搜索“青馬”殘部,至10時許,城內殘敵基本被肅清。當日中午,第一野戰軍三軍越過黃河鐵橋占領北岸白塔山,蘭州宣告解放,有著2000多年歷史的蘭州回到了人民手中。

        蘭州戰役是解放大西北的過程中規模最大、戰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堅戰。第一野戰軍以傷亡8700人的重大犧牲,消滅了國民黨反動政權在西北戰斗力最強、反共最堅決的馬步芳部主力,共殲敵2.7萬余人,繳獲各種火炮126門、各種槍支6766支、騾馬2413匹、汽車40余輛以及大批軍用物資。

        蘭州戰役的勝利,宣告了解放大西北最關鍵的戰略決戰取得勝利,標志著國民黨反動政權在西北地區的政治統治從根本上被推翻。蘭州的解放,打通了解放軍繼續西進的通道,為解放新疆創造了有利條件,徹底粉碎了國民黨反動政權利用反動軍閥盤踞西北作最后掙扎的企圖。

        蘭州戰役勝利后,西北其他國民黨軍陷于分散、孤立的境地,第一野戰軍完全掌握了解放西北的戰場主動權,形成可以迅速解放西北五省全境的有利態勢。第一野戰軍和西北軍區認真貫徹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兼取政治方式解決西北問題的戰略部署,解放軍所到之處,各級國民黨政權紛紛垮臺消亡,西北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翻身解放,進入了當家作主的新時代。(作者系蘭州戰役紀念館副館長)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甘肅網”的稿件,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甘肅網”。

      西北角西北角
      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
      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
      微博甘肅微博甘肅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
      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
      分享到
      在线观看不卡AV每日更新